川滇黔次方言苗族婚俗史话之相亲、守亲

发表时间:2015-09-15 15:02:24

昭通地区及川滇黔次方言的苗族,是一个极重礼仪,讲究文明的民族。就其婚姻上的戒律而言极为森严,禁止同性氏结婚父占子妻叔霸侄妻兄占弟妻弟霸兄妻等现象的出现,允许赶姑母,反对回娘舅提倡插花亲,鼓励开新亲。旧时代虽有极少数不等辈婚姻现象,但是其礼节比等辈结婚还要烦琐。时至清朝末年,有的地方出现了抢亲的现象,但多为门当户对,或者有权有势的大户相抢者是富抢贫女。

        苗族的婚姻多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习俗框架内进行,分为相亲守亲说亲迎亲送亲交亲回门几个环节。如果是男到女家上门,其礼仪为相亲送亲交亲。若是男或女丧偶续娶嫁,其礼仪较为简便若是男丧偶女方为未婚,其礼仪与说新亲相同。详细过程是这样的。

       相亲

     川滇黔次方言的苗族历来提倡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看儿讨媳妇。量脚织草鞋”和“视女配郎”之说。自从苗族在这些地方定居以后也有极少部分自由恋爱的婚姻,多部分都是父母包办。一般说来,未婚女子在其父母,兄嫂的训导下成长,极少参加社会活动,就算是外出走亲戚,父母兄嫂要千叮咛万嘱咐,严格要求不允许夜晚外住不归,不允许和不知底细的人来往,素有“养女不教娘之错”的家训,凡未婚女子大多是母亲,嫂子管教,言谈举止外,还要教女孩子择麻纺线织布挑花缝衣操持家务以及劳动等基本生活生产技能。到了一定的年岁就会有男孩上求亲了。

        第一个过程是相亲。古时候的相亲男方是见不到女方的,只有通过女方的婶或嫂传递信息,经过带路人或媒人联系交换关事宜,相亲大多是由男方指定专人,或媒人带上男孩子到女方的家里和女方家人见面,这时候的女孩子是不会露面的,一般都躲在较隐蔽的地方悄悄地观察,取得对男孩子的第一印象,然后将自己的意见反馈给母亲和嫂子,若果没有异议,事情就确定。女方就会设宴款待相亲者,媒人又将意见带回男方家庭,就这样通过带路人或媒人之口就得知婚姻的成败与否。旧时也有开娃娃亲和指腹为婚的现象,这种婚姻已经确定就不更变,除了有一方夭折的情况之下另当别论。自十九世纪中叶到二十世纪初期有所改变,相亲时男方可以看到女方。双方见面后确定婚姻。

        新中国成立后,苗族的婚恋形式随着社会的发展而逐步地在改变,逐步由父母包办向自由自主的婚姻过度,相亲只是一种形式而已,而这种形式也是建立在男女青年相互认识相互了解的基础上的。

           守亲

        旧时,川滇黔次方言的苗族,通过相亲取得双方父母的认同后就是“守亲”,在取得双方父母同意的前提下,择定月初逢双日的未、甲、酉属相日守亲,并提前告知女方家。到了择定的吉期,男方父母筹办一桌酒席请大媒人一位,小媒人一位,大媒人不分姓氏,辈分,但是要能说会道,精通苗族婚俗习惯,熟悉双方家庭的人担任,小媒人多为男方的家叔伯承担。专门指定两个随从人员,一是背驮礼品,二是传递信息。随后,男家要在堂屋中摆设香案祭祀祖先,待媒人用餐完毕,男方父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品和一些守亲必需品放置于堂中桌上。父母各持两碗酒当面谢媒并再三嘱咐要将婚事办圆满。再将一对铜壶或者锡壶盛满酒,将叶子烟四至六斤备好交付媒人备用。随即,男方父亲还要准备一对装满酒的特制的水牛角,一把红纸伞交给大媒人,母亲将早就准备好的“赴呈”(毡包)交给小媒人。一切就绪,父亲打开堂屋正大门,大媒人手持红纸伞,身背一对盛满酒的水牛角,小媒人手持叶子烟,身背赴呈,随从一行背上礼品跨出大门朝东方走去。

        等到媒人一行来到女方家不远的村落时,随行要将盛满酒的壶和叶子烟藏于亲戚家,以防女方的家人开玩笑是作难(注:此时男方要另备烟酒媒人窜寨,逢人装烟敬酒)。

        到了女方家时,守亲一行四人要从东面方向走到大门前檐坎上,用手推开正大门进入堂屋中,女方家叔伯早已在此迎候。有时候女方会有意出难题为难守亲人,会将大门闩上,守亲人不能从大门进去,大媒人就要吩咐随从由小门进入堂屋将大门打开才可以进屋。随后,守亲人将携带的一切物品放置于堂屋上方的正中,背篼系要朝向堂屋的上方,赴呈毡包和装满酒的一对牛角则要根据联姻之女的排行挂于堂中的房住上,水牛角嘴也要朝向堂屋上方。女方家人方能招呼守亲人到火塘边烤火,用餐。

        晚上,大家围坐在火边摆龙门阵交流思想,守亲人要主动拿出烟酒招待女方家人,一直到大家尽兴为止。宿睡之前守亲者一定要弄清楚女方的父母宿睡在哪个房间,慎防女方父母有意出走作难。

        川滇黔次方言的苗族守亲分为一般守亲和特殊守亲,一般守亲是指在双方父母同意前提下,按照族里沿袭下来的风俗习惯守亲,这样的守亲就只是形式而已,当晚就可以共同商谈与婚事有关的很多事项,如衣裙的数量,酒肉的多少等。

        特殊守亲女方家还没有同意联姻,或还拿不定主意,但因为一些特殊关系而不好启齿拒绝,在这种情况下的守亲,女方的叔伯在既定的吉日中不在主家,有的甚至外出,但是不会走远并经常前往打探消息,且女方家人不与守亲者言谈,随时还会用闲言中伤守亲人。一般都要在经历三天以后,女方主人已被拖得筋疲力尽,思考再三,允许联姻后,叔伯才出面一起议谈婚事,才可以算大功告成。整个过程较为繁琐。

        这就要第到二天早上,未待女方父母起床,守亲的大媒人和小媒人就提着酒,拿着烟站立于女方父母卧房门前,开口咏唱:

        哟——咳——/  慈母睡在高房大屋/  辗转反侧讨媳何处严父睡在高房大屋/ 反复思量看在亲戚处/母亲煮饭来父挑水母亲簸米啊父请媒母亲唤鸡哟父找粮抓到雌雄鸡成一双母交纸伞在我们手父捆赴呈在我们身我们拿纸伞背呈毡爬上山坡眼望平川手拿纸伞背起呈包上了高坡望见川原路过几个汉寨/ 走过几个彝村门又不当户也不对来到平头地平坦寻亲寻戚急步赶我们来到亲戚家门也当来户也对前脚跨龙门身上背赴呈跨过龙门坎手持红纸伞来到主家房前见到主家几个好菜园来到主家屋下主家有几朵好鲜花屋后几个录草坎房前有个好花园求得亲来敬父母求得婚来成连理我们要得到花戴才回转戴在头上好鲜艳戴在胸前更庄严/ 花插在田边地坎花要长/ 花载在地坎田边花也开花开满枝头,结籽好繁衍花开花成双,结秄秄成对呀,爹娘。

        待女方父母起床开门时,媒人双手敬烟敬酒奉上,父母接过烟酒客气一番后将酒喝下,足以证明婚事可成,否则相反。当日无事,媒人及其随从窜寨游玩,逢人都说相帮圆成此姻缘。又是第二天一早,媒人提酒拿烟来到父母宿房门前开言唱道:

       哟——咳——我们来了一天两早晨多个人多条凳多个人多支烟多个人多碗饭冷水要人挑热水要人烧娘向叔伯言情你们商量商议叔伯都来到有了句姻缘话爹向叔伯作揖你们商议商量叔伯都来拢有了句婚事语我们头得鲜花戴,手得婚杖拿我们回去才有个好名声呀,爹娘。 

        待爹娘起床开门,媒人敬酒敬烟奉上。当天无事,守亲一行还要在寨中游玩,逢人就装烟敬酒,并转请邻里圆成此姻缘。邻里相邀,一起闲谈交流情感。

第三天早上,媒人乃持烟酒至女方父母宿房门前,开言又唱:

哟——咳——/ 我们来了两天三早/ 马栓树桩顺桩绕/ 操烦主人心难焦/ 马栓树桩顺桩缠/ 麻烦主人事不完/ 有饭摆给坐吃闲空/ 何不等到明年六七月/ 拿来请左邻右舍来帮工/ 有食摆给空吃闲坐/ 何不等到明年六七月/ 拿来请亲邻近友来做活 / 多个鸡多把米/ 多个人多个戚/ 多个鸡多把粮/ 多个人多个客/ 我们来到贵地方/ 爹娘一起来协商/ 娘与叔伯共商量/ 叔伯给我们一句话/ 我们连好姻缘好回家/ 爹和叔伯好商议/ 叔伯回我们好言语/ 我们说好联姻早回去/ 我们得到婚竹拿,得到鲜花戴/ 我们一行要转家/ 呀,爹娘。

父母起床开门,媒人烟酒奉上,午饭后,女方父母向守亲一行说好要出去几天,吩咐家人照顾好守亲人,而实际上是去找叔伯们。当日,守亲人就在女方家里等待叔伯们的到来,为此,只要见到有人来到女方家里,必须留住一同闲谈散聊,敬烟敬酒,开口就唱守亲歌。如果不是叔伯派来打探消息的,他们就会客气的回应守亲人:“我们没有花给你们戴,空吃你们的烟酒”。媒人会说明,没有什么关系,恳请他们坐下来一同玩耍,还要求他们帮助圆成这桩婚姻,如果是女方叔伯派来的,他们就只抽烟喝酒,不会与守亲者搭话。或者要说:“待我帮你们看看”之类的话,随即便回家去告知叔伯们说,守亲的人懂礼节,知风俗。时至傍晚,叔伯们陆续来到女方的家里,并会主动与守亲的人打招呼,相互交谈。晚饭后,女方家人设礼席一桌,摆酒两瓶,于堂屋中央,双方都按照规定的位置坐好,男方媒人在左,女方叔伯在右,没有其他人作陪。双方开始商谈有关婚姻的各大事项,并理定说亲的良辰吉日。当晚,女方叔伯陪同守亲人一起围坐在火塘边,女方父母这这才拿出自家的烟和酒,大家一边喝酒一边摆龙门阵。

次日早饭后,在女方叔伯等众人的欢送下,守亲人一行高高兴兴地回到男家,将此次守亲的全部过程向主家汇报。结束了整个守亲过程。(后叙“说亲”)

责任编辑:张永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