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奇香居

发表时间:2015-09-15 15:04:12

2005年初,无意中从朋友处转让了这间地处县城中心地带,临广场,也是县城最繁华地段的小茶室。这小小茶室伴我度过了六年的时光,在这里,她让我逐渐摆脱了经济的窘困,也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心灵也得到了洗涤和净化。如今,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离开伴我度过六年时光的茶室,难免会有些许的伤感。

茶室当时的环境不算太好,2006年初,广场进行改建和扩建,四周种上了杨槐、银杏、桂花等名贵树种,周围还植上绿草如荫的草坪,随着树木的渐渐长大,葱茏繁茂的树林像一顶天然的墨绿大伞,将整个茶室包围在中央。茶客们坐在大伞下,享受着自然、宁静的气氛,特别是到了每年的八月,阵阵桂花飘香,沁人心脾,有时微风还会将花瓣轻轻的送入面前的茶具里,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天然的桂花茶静静的荡漾在水中,喝上一口,让人心情豁然开朗。

还记得她当时的名字叫“茶缘”,转让后,我们为她重新取一个比较适合茶文化的名字“奇香居”,并且夫君还作了一副对联:“邂逅相逢,品味青山绿水;悠然而聚,闲聊世态人生”。

经过简单的装修,我们就开始营业。说真的,中国的茶文化可谓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从大的方面讲,她是一种内涵比较丰富的文化;从小的方面讲,她就如水一样,做为一种解渴的饮料,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无论是历史文人生活中的“琴棋书画酒诗茶”,还是平民百姓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茶都是我们生活当中不可能缺少的。

在中国懂茶、品茶的文人雅士数不胜数,以茶会友,以茶谈诗,以茶赏月,以茶解忧——在历史上留下无数的奇闻趣事。但我对茶完全是一个门外汉,自从开了这间茶室后,也开始学会找一些关于茶文化方面的书籍来读,什么茶产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水来泡茶,用什么样的茶具,什么样的温度,才能达到效果;同样的茶,什么样的人喝会有不同的感觉和味道——让我从中受益匪浅。特别是每到夏天的周未,就有一帮朋友从四面八方聚在一起,坐在绿草如荫的墨绿大伞下,大家围成一团,泡上一壶茶,面前摆上一盘瓜子,氤氲茶香,聊天叙旧,海阔天空,说些所见所闻,在这种悠闲的气氛里,大家或轻言细语,或浅笑小饮,也别有一番情趣。

拥有了这间小茶室,每天下班回来,找一处无人的角落,泡上一杯茶或咖啡,静静的看着茶客们或品茶,或聊天,或打牌,从不同的人的神色、穿着、打扮、年龄上,去分辨出他们喝茶的目的、心境。从他们一个个喝茶的气氛中我学会了很多东西。有时是一对小夫妻闹矛盾吵着要离婚,在家人的陪同下,坐在茶室里谈分手的条件,但喝着喝着茶,曾经愁云密布的脸上又写满了笑容;有时是两个生意人因生意上起纠纷,来时双方剑拔弩张,但一壶茶喝完后,双方的交易也心平气和的解决;有时是一帮不谙世事的小愤青想报仇,提着明晃晃的牛角刀,杀气浓浓的,像要推翻整个世界,但当他们坐在这处幽静的世外桃园里,心灵像受到洗涤,恩怨情仇在一瞬间烟消云散;有时会看到自已都快走不动的老人,还用轮椅推着他已失忆的老父亲来喝茶,那份宁静,让人感到了人性和亲情的美。

由于出身条件艰难,从小我就把自己封闭,不让任何人洞察自己内心的软弱,强迫自己做一个坚强的女人。其实自己的内心寂寞如荒原。总会觉得世界是一块坚冰,无法融化,在这间小小的茶室里,我渐渐看到了人性中许多的美丽,世界并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样无情,只要自己的内心明亮,真实,朴素,用自己的一份真城、豁达去感染别人,那么就一定会有所回报…..

搬走了茶室的最后一件物品,拖着沉沉的步履,我一步三回头,怅然若失的走出这间简单的茶室。她的每一处角落,还残存着我指尖的余温;每一点尘埃,曾撒下我多情的泪水;每一个痕迹,都凝聚着我无数的心血和汗水。在这方小小的天地里,她让我逐渐摆脱了经济的窘境;结识了许多的朋友,让我封闭的心灵渐渐敞开;使我这个时时怨天尤人的小女人冰冷的心开始融化,懂得了生活中许许多多的真、善、美,开始走向成熟。如今这间陪伴了自己六年的小茶室不再属于自己,离去的脚步是有一份沉重,但是回过头来想,在这里我曾经拥有过,在这里,我曾经收获过,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张晓琴)

 

责任编辑:张永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