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老爱老报亲恩 ——记威信县孝老爱亲模范施庭荣

发表时间:2015-09-15 15:38:29

施庭荣,男,汉族,1960年12月出生,非中共党员,威信县邮政局职工,原籍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现定居昭通市威信县扎西镇。干过勤杂工、临时工、农村邮递员、城镇快递员、邮政局后勤管理员。

1982年,施庭荣在报纸上看到云南省“三八”红旗手、省劳动模范、威信县邮政局职工宋思莲的事迹报道。通过长期的书信交流,1984年初,施庭荣到威信县“寻亲”,在交谈中,宋思莲透露了想认施庭荣当义子的想法,年底,经过亲生母亲的应允,他成了宋思莲的义子。面对临居的种种猜疑,他不辩驳、不解释,一门心思找工作,照料家庭。施庭荣在这个“家庭”生活了30年,从青春年少到鬓发渐白,从为人子到为人父,担当起这个家庭的重任,操办丧事,送“走”了因弱智不治而亡的三弟。他始终如一地用孝心滋养着养父母几近干涸的心,为给80岁高龄的义父治病,他从单位到亲朋挨个儿借钱,将病重的义父送到条件较好的泸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医治。义父去世后,他每天抽时间陪伴义母散步、聊天,让她老人家安享幸福的每一天。

他用朴实的爱和孝,温暖着这个特殊的家,用情真似海的真情报答义父义母的深恩......

千里“寻母”,只为心中的崇拜

1982年,刚20出头的小伙施庭荣,在红河州建水县的家中,无意中看见了《春城晚报》刊登的一篇讲述省"三八"红旗手、省劳动模范宋思莲的文章。讲述的是昭通地区威信县邮电局长途话务班班长——省劳动模范宋思莲的故事:

宋思莲生育了三个孩子,个个在五岁前都健康活泼,五岁起开始行走不便,七岁后就全身瘫痪,生活方方面面都要大人护理。老大17岁半、老二18岁半相继离父母而去,还剩一个年满15岁仍然全身瘫痪的老三陪伴着不幸的父母。尽管遭遇这样的人生悲剧,但在沉重的生活负担和精神压力面前,宋妈妈表现出了一位母亲和新中国妇女的伟大与坚强,在倾心护理好孩子的同时,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兢兢业业,模范践行“人民邮电为人民”,全心全意服务社会、服务群众。先后被评为“省三八红旗手”、“省先进工作者”和“省劳动模范”……

“不幸的宋妈妈、伟大的宋妈妈……”,读了全文,施庭荣被深深地震憾了,刹那间,他已热泪盈眶。施庭荣满怀着对宋他*的敬仰,以一个社会青年的身份给千里之外的宋妈妈写了一封信,诉说他的同情、诉说他的敬仰、诉说他的感动。

半个月过去了,他收到一封回信,信里面有宋他*的一张一寸近照,才40岁出头的人,已是满头白发,消瘦的脸颊能让人轻易地联想到她更加瘦弱的身躯,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了宋妈妈在家里家外操劳着的疲惫而坚强的身影,心中越发敬重,提笔又回了信。从此,施庭荣和宋妈妈之间连上了一条长长的牵挂线。时间久了,他和宋他*的心越走越近,无话不说,近似亲人。

决意“认母”,滋养永恒的感动

通过长期的书信交流,1983年11月,施庭荣在母亲、大哥、大嫂的支持下,和未婚妻江玉兰踏上了千里寻亲路,通过长达5天的辗转颠簸,来到了完全陌生的威信。施庭荣来到了居住在威信县扎西镇的宋思莲家中,看着这位被生活早已压得满头白发,却十分开朗健谈的“母亲”,施庭荣在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该给老人做点什么的想法。在交谈的过程中,老人委婉的透露出,想认自己当义子这一想法,施庭荣心里开始了沉思,但没有当场答应。回到家后,施庭荣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在听了自己儿子的讲述后,母亲也沉默了,只是叮嘱儿子有空就常去看望这位多灾多难的母亲。

年底,施庭荣陪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再次来到了宋思莲家中,一见面,两位母亲就拉起了家常,在一片温馨的气氛中,母亲突然对宋思莲说道,“大姐,你的三个孩子既然都养不大,也不要难过了,我有两个长大了的孩子,我送你一个,以后咱两家一家一个,这样百年后就都有人送终了。”刚说完,两位母亲却都哭了……

听到这句话,站在旁边的施庭荣心中既感到高兴又生出了些许心伤。高兴的是,他终于可以为这位坚强而伟大的母亲做点事;伤心的是,意味着他将离开生他养他的母亲,赡养老人的义务全落在哥哥嫂嫂的肩上。但最终他还是随了两位母亲的心愿。

从此以后,宋思莲家里多了一个孩子,一个一出生就有24岁的孩子,一个陪伴至今已30年的孩子。

母慈子孝,为让亲情与爱永远

施庭荣今年54岁,在威信这个“家庭”生活的30年,每一天都充满感动,从青春年少到鬓发渐白,从为人子到为人父,幸福温馨始终弥漫在这个特殊组成的家庭。作为一个异乡客,背井离乡来到威信生活十分艰难,不仅要克服地方生活习惯差异、语言不通等障碍,连找一份适当的工作也很困难。为减轻家庭经济负担,施庭荣到邮电局电杆厂做临时工,虽收入微簿,但也是家庭的一份助力。

偶尔,也会听到一些闲言闲语,说某某是为了这个家庭的钱财,“看着吧,等他翅膀硬了就会离开的……”等等。初闻这些,施庭荣无从辩驳,也不屑辩驳,他相信谣言会不攻自破。

随着时间的飞逝,生活渐渐回归正轨。他从妈妈手中接过陪伴和照顾三弟的担子,时常背着他遛街道、逛公园,有时也去看看电影。回到家中,三弟会兴奋地将所看到的一切对妈妈讲述,面对三弟的这些变化,妈妈由衷感到欣慰,精神也逐步轻松了下来,开始变得开朗起来,消瘦的身躯也不断恢复健康。施庭荣心里十分高兴,他看到了辛勤付出的回报。但由于三弟的病情特殊,最后还是不治而亡,施庭荣为他办完了后事,又默默地挑起赡养两位老人的担子。

后来,在县委、县政府和邮电局的关心下,成为了一名乡邮投递员。在他工作忙的时候,母亲就常常把做好的饭菜端到单位门口等着他,每次出远门,母亲也会不断的叮嘱他,路上要注意安全。像无数幸福的家庭一样,工作一有空闲,施庭荣就会陪着爸爸妈妈到处转转,给两位老人说一些老人家爱听的故事。夜晚,陪着两位老人看看电视,在温暖的灯光下,一家人其乐融融。

1995年,退休不久的义父因脑血栓病倒,经医治后仍需要家人的长期护理。整整18年,施庭荣和宋妈妈,以及他的妻子儿女,全心照顾病中的老人。并先后三次拒绝了义父义母让分开单独过的提议。2013年,病情恶化的义父住院治疗,为能得到更好地医治,从单位领导到亲朋好友,施庭荣到处借钱,把义父转院到了医疗条件更好的四川省泸州医院。当人们问他为什么这样执着时,施庭荣说:“这个家是两老给的,三十年来,两老待我似亲生儿子,这辈子难报的就是两老的恩情,现在即使有再大的压力,也要尽全力治好养父的病,尽到当子女的责任。”后来,义父转到威信县人民医院作最后的暂时治疗,施庭荣努力地工作,把单位的事情处理完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伺候老人,安慰老人,让他安心养病,早日出院。但是虽然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义父还是离开了人世。

义父的离世,让施庭荣和家人十分悲痛。他一边安慰着母亲,一边按照当地的风俗为义父举办了葬礼。邻居们说:“宋妈妈家这个儿子,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妈妈快乐,生活艰苦也觉甜

上有老,下有小,施庭荣的家庭并不富裕,但他们很知足。现在,施庭荣最大的心愿就是母亲的健康,他尽最大努力完成单位工作,当好一个母亲事业的继承人。同时不忘伺候年老的母亲,让他老人家颐享天年。只要有时间他就领着母亲到处走走或者叫家人尽量轮流陪着她,他不想让母亲孤独,更不愿让母亲孤独。母亲总说:“你们忙你们的去,不要老是陪着我,这样影响你们的工作。”面对母亲的“撵”,施庭荣总是说:“妈妈,你快乐健康是我一生最大的心愿”。

责任编辑:张永宪